新款戰術輪車的任務需求

台灣基層士兵對新加坡星光部隊的Land Rover路虎輕型戰術輪車口碑甚佳。(圖片取自The Guardian) 宋磊|國家安全青年智庫研究員 延宕多時的國造「聯合輕型戰術輪車」,軍方預計動用五.六億新台幣進行開發,主要在於汰除陸軍現有的悍馬車輛。據了解,陸軍首批採購的悍馬車已有約卅年歷史,對於陸軍而言,老舊悍馬車面臨性能不足、零附件採購不易的困境,開發下一代新款輪型偵蒐戰鬥車有其必要。 聯合輕型戰術輪車的戰術想定,在於透過戰術輪車優異的機動性能,快速在戰場中扮演偵查、通訊、警戒等任務,以往的悍馬車雖數量龐大,但因火力、防護力不足、缺乏偵監設備等,對於承擔戰場任務已不堪負荷,尤其隨著戰場環境日益複雜,新式輪型車輛所擔負的任務將更為繁重。 放眼望去,國軍若真想實現「國車國造」的美夢,不妨優先參考國外先進車種,再配合國內的使用環境,方能設計出一款適合我國陸軍的戰鬥車輛。 台灣因地理環境狹小,對於新型輪型車輛的需求,應參考其他小國的設計方案,舉例而言,新加坡的Land Rover路虎輕型戰術輪車因車體較歐美系列瘦小,對於複雜的城市、鄉鎮道路更為合適。法製的Panhard VBL戰術輪型甲車體積較小,長度約三.八至四公尺,寬度僅兩公尺,全車重量不多於四噸,對於陸軍的戰場想定、行駛路徑也頗合適,可作為陸軍在設計戰術輪車時的重要依據。 戰術輪車雖不若主戰兵力來得顯眼,但因任務繁雜,且適合擔任主戰兵力的斥候,因此仍是陸軍重要的裝備;縱然輕型輪車的技術門檻低於一般戰車,但若能在開發階段適時參考國外的技術與規格,往後服役的戰術輪車,將更可能適度打開外銷的機會。

攻陸飛彈的務實思考

宋磊|國家安全青年智庫政策組成員 為因應共軍的威脅,國軍特別針對特殊攻陸彈種進行研製,未來除擁有美製的岸置魚叉飛彈、防區外增程攻陸飛彈、海馬斯火箭系統等,自行自製的攻陸彈種包括雄二E巡弋飛彈、戟鋒飛彈及雲峰中程飛彈等,但實際上,擁有攻陸飛彈可能仍無法構成強大嚇阻,原因如下: 中國幅員廣大,具有軍事價值的目標超過上千個,對台有所威脅的應超過百個,這尚不包括戰時的假目標,不宜假設數百枚攻陸飛彈即能對共軍形成強大嚇阻,流於輕敵之嫌。 另外,無論是巡弋飛彈或彈道飛彈,彈頭若僅配備傳統炸藥,對於敵軍的破壞有限,換言之,當國軍擁有射程超過上千公里的攻陸飛彈時,若無法針對彈頭的裝藥量或種類進行改變,對於共軍仍無法構成強大嚇阻力。 面對共軍威脅,比較具體可行的補救之道在於,增加相關彈種的生產數量,舉例而言,若每一款自製的攻陸飛彈的生產數量均能超過五百枚甚至更多,國軍將能擁有超過千枚的決戰境外飛彈,其對敵的嚇阻與摧毀將遠勝於傳統的戰機與戰艦。 國軍若能特別針對距離台灣一千公里以內的共軍目標,將更能有效的運用飛彈進行嚇阻/攻擊,畢竟飛彈射程增加必會增加相關的彈種成本,且對台具有威脅的共軍部隊仍在一千公里以內,在國防資源有限情況下,將攻陸飛彈的效益發揮最大才是務實之舉。

台海貿易戰 我如何因應?

徐巧芯/台北市議員、國家安全青年智庫發起人 大陸國台辦日前宣布,禁止我國年銷十四點九億的鳳梨進口。台灣的政治人物不分朝野號召民眾買鳳梨、幫農民,是絕對必要的,但政府該做的遠不只如此,必須對未來台海可能增加的貿易衝突,進行更深入的評估與打算。 「台海貿易戰」早有預兆,今年一月陸方禁台灣豬肉進口,農委會強調台豬禁令對產業一點影響也沒有,現凜然回顧,禁豬令恐是中共打響台海貿易戰的實兵演練,而鳳梨則是第二次出手,未來還可能有其他集中出口大陸的農產品,或傳統產業(例如工具機)接續受到貿易戰的影響。 台灣二○二○年出口大陸占比四十三點八%,總金額達一三六七億美金(約四兆台幣),除了政府編列十億稅金救鳳梨,更應盡速盤點高風險產業。下一個可能受到貿易戰波及的出口產業是什麼?會不會是九成出口依靠大陸的蓮霧、釋迦、葡萄柚、橙類?會不會是ECFA早收清單中的服務業、農業、製造業? 不妙的是聯合報周日披露陸方貿易商致電六龜區農會暫停蓮霧進口,如上升到大陸官方正式禁令,恐使出口高度依賴大陸的蓮霧果農衣食無著。 事實上,民進黨「新南向」喊這麼多年,仍然無法在兩岸關係緊張的狀況下突破東南亞的框架,因此蔡政府任內的對陸貿易依存度創下史上新高,更勝馬英九、陳水扁執政時期。顯然蔡政府對於貿易風險缺乏「分散控管」的問題,已成為中國大陸眼中的弱點。 「你用政治口號打我,我就用經濟手段跟你耗時間」,這樣的兩岸新對抗模式不無可能成為未來的常態,蔡政府必須做好長期抗戰的因應準備。在美中關係逐漸復甦,由「敵對」轉為「既競爭又合作」的今天,美方期待的是兩岸之間回到對話模式,只要大陸不以軍事武力直接威脅台灣,恐怕美方對貿易戰的型態只會睜一眼閉一眼,台灣必須靠自己突破困境。 蔡政府未來的可能方向有二:軟化態度回到和平協商,或者持續保持強硬態度。 蔡英文總統可以帶頭宣示,兩岸擱置爭議,務實協商。這種方式對於快速解決兩岸貿易爭端雖然比較簡單,但因民進黨長期以「抗中」作為政治路線主軸,在對內說服的過程可能會遇到強大阻礙。 更有可能的狀況是,保持原本對中國大陸強硬的態度。既然民進黨先前認為是「中國需要台灣」,而非「台灣需要中國」,是否會要求台灣大廠從大陸撤資或停止出口特定項目?一如既往地訴諸台灣民族主義藉以「抗中保台」,是民進黨政府有可能選擇的路線,但台灣部分產業可能在「台海貿易戰」的過程中承擔一定程度的壓力及損失。 兩條路線該如何權衡,考驗蔡政府處理國安的能力。一次的鳳梨事件,可以呼籲國人掏腰包支持,但能吃多久?執政者還是需要為兩岸政治跟貿易相互牽制的現況找到解方,才是正道。

國安團隊人事變動,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轉彎

圖片:總統府召開國安人事異動記者會(中央社) 周皜臣|國家安全青年智庫研究員 政策轉彎有跡可循蔡英文總統在民國109年中華民國的國慶所發表的國慶文告中,明確談到希望促成兩岸有意義的對話,於民國110年的元旦文告中又再次表示期盼兩岸逐步恢復正常交流,而近期也呼應美方將原來慣用有歧視性的「武漢肺炎」一詞改成「新冠肺炎」,再加上2月19日的國安人事變動,很明顯的這又是蔡英文政府政策的又一髮夾彎,為何會在這個時間點上有如此的改變,當然有其原因。 拜登上任改變對中態度 美國總統拜登甫上任之後,有別於川普時代對北京當局的態度,在戰略耐心的基礎上進行了一些態度修正,包含發布行政命令禁止聯邦官員使用中國病毒之類的歧視性用語,並且日前現任的拜登外交顧問暨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康貝爾出席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一場討論美台未來關係的視訊研討會中表示:美國必須鼓勵台海和平對話,因為這符合各方戰略利益,美國維持確保台海和平穩定的信譽與承諾十分重要。以上資訊已透露出美方在整體戰略考量下,希望台灣方面能與對岸表達善意並實際進行兩岸關係的改善。同時,現任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也於1月24日表示:美國敦促北京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和經濟施壓,並應與台灣民選代表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再次凸顯美方對於兩岸能展開實質對話的積極態度。 此時不做可能別無它時 台灣選舉不管是中央或是地方選舉總是離不開兩岸議題的炒作,而現在距離台灣2022年選舉還有將近一年多的時間,而2024年初的總統大選又與2022年底的地方選舉時間上相隔較近,再加上大環境的改變(美方態度轉變),現在是民進黨方面調整對中政策的最佳時機,但是這個絕佳時機並不長,因為照往例地方選舉大約前一年左右的時間是各陣營開始陸續實際操作選舉各項議題的時刻,所以扣除上述的一年時間,大約今年(2021年)年底是蔡英文總統任期內改善兩岸關係的最終期限,過了此時段,又將因為台灣內部選舉的兩岸議題操作而失去了在蔡英文總統任期內改善兩岸關係的機會。 國安團隊異動期望中美關愛 總統府於2月19日發佈了最新的人事異動,由原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轉任國安局局長、前法務部部長邱太三接任陸委會主委、原國安局局長邱國正轉任國防部長、原國防部長嚴德發轉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兩個觀察點是邱太三上任陸委會主委及陳明通轉任國安局長。邱太三在綠營政壇上一向給人相較溫和的形象,時常笑臉迎人,也給人對於促進兩岸溝通的期待,當然前提還是台灣方面是否回答了北京想要的通關密語(92共識)。陳明通在陸委會任上配合民進黨政府整體策略需求,對北京態度相對強硬,如今面對中美情勢的改變而轉任國安局長,是否可利用國安局的情治系統進行兩岸檯面下的政治交流,與邱太三形成檯面上的另類整合,以利民進黨當局改善兩岸現況,也值得我們關注。 兩岸恐難輕易改善關係 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直至2020年中,無論政府官員或蔡英文總統自身對於對岸的態度始終強硬,且許多議題的決策上也以意識形態掛帥,再加上期間中共軍機繞台、干擾我國防空識別區、外交上國際組織及邦交國打壓等一系列無善意作為,不難看出雙方根本毫無互信基礎可言。即便當前蔡英文政府在兩岸政策上的出現大幅轉變,似乎是給北京當局釋放善意信號,但在北京當局最在意且不退讓的核心問題上,目前還無法看到民進黨政府有能取代92共識的新論述出現,在此當口,這個癥結點依舊挑戰著兩岸雙方的智慧。